• 一道算术题

    2007-01-17

    Tag:无类

    一天有个年轻人来到王老板的店里买了一件礼物。这件礼物成本是18元,标价是21元。
    结果是这个年轻人掏出100元要买这件礼物;王老板当时没有零钱,用那100元向街坊换了100元的零钱,找给年轻人79元。
    但是街坊後来发现那100元是假钞,王老板无奈还了街坊100元。
    现在问题是:王老板在这次交易中到底损失了多少钱???

    前些天在水木上面看见这道一个大公司的招聘题,据说很多人折腰。飞快浏览了一遍,没有生僻的字眼和知识,金钱的数目也是我的想像力完全能承受的,面相非常简单。切,我来给你们算算⋯没想到一算,我立时陷入云里雾里,怎么回事呀?就这么几块钱,来回掰吃都晕的乱糟糟。实在算不明白了,我就带入把自己置换成王老板:恩,他给我假100,我给了邻居,又找给了年轻人,那我⋯不行,不对,又把我想成年轻人:我给他假100,他给我79,装成内心得意洋洋的样子,可是王老板到底是损失了多少呢⋯于是又把自己设想成邻居⋯反反复复,更不行了。

    后来听见一份正解:把那假100块换成0算算看。哇,豁然开朗,还是置换100对啊。我装成他们的情景表演真没用真不得要领,不过我还是瞬间又把自己想成100块钱试了一下,当然也完全没帮助!

    大家都算算看,能不能很快算对。

  • 发了得了

    2007-01-15

    Tag:无类
    comic life 真是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做做什么的软件,可是用起来真是慢的要命,绝对是没耐心的我的杀手,还没有对齐功能,方的框、斜的框都要放大一点一点调成对齐的、平行的。做到最后,做一步等半天,只想将就了。

    我原来略微有些藐视漫画艺术的念头没有了,
    也许这四篇照片漫画就是对我的报复,做好看绝不容易。看了些好的漫画,明白原来摆好看这些框子就很难,还要加上黑白灰大关系,彩色漫画还有色彩关系,还有对话框、旁白框、字体、技法,还有那些wawawaaaaoaoo⋯挨打什么的象声词,还有故事还有节奏。

    还有那些当代艺术中活跃着的漫画,我再也不说他是有些先天缺乏思辨性的表现形式了,如果不好,我就说作者缺乏思辨性吧。


    --------------
    1


    --------------
    2


    --------------
    3



    --------------
    4
  • merry xmas

    2006-12-25

    Tag:无类
    今天我参与了我的第一个借由圣诞而产生的par,特别开心,只能说和朋友们一起太开心了!,siumi-boy版为我们准备了大量Absolut Vodka,我们把它混合橙汁,或者绿茶,喝,混合橙汁是最美味的,我以为。。。恩,我第一次练习了拨片儿弹吉他,很顺手,尝试了nb的F和玄,之前还是喜欢用手弹,当然最中听的还是LY的弹唱。我们都喝多了,现在打字很艰难啊,我们都笑的死去活来也偶尔哭了。blog纪念一下,看看明天看会什么感觉。
    感觉siumi-boy现在正在洗澡?!为什么现在洗澡?!
    都在high呀,siumi-girl爬在地上在对着百叶窗和厕所里的siumi-boy聊天⋯也许不是在洗澡吧。反正我独自写blog,这么久也没有人来找我,证明他们都高了,把我都忘了,哈哈。忘记冲厕所就是喝多了的表现,我要用我仅有的神志观察,纪录谁没有冲,你们几个小心啦!!







    在太平洋门口看见了一个布置的很热闹的小花园子,铺了棉花当雪,特别多的灯还有耶稣的画像和塑像,晚上看很璀璨。手机拍很小图片。。。马赛克太多,ps了。
  • Tag:无类
    下午回家了,今年没回过几次家。

    今年爸爸见到我,话格外多!记忆中他一直没对我说过太多话,我和他之间没有发生过一场真正的谈话,他似乎都没认真的看过我一眼,他也没夸过我,从来不是个什么放松的父亲。这让我怎么说呢,我知道了,他实在是太想我了。他不是个想的很少的父亲。

    我也偏是个肉麻类似自残的女儿,说不出口甜蜜的话。还有几次可怕的冲突,源于我们不得法的爱的表达。

    我长大了,走的远远的了。妈妈说他一次说,如果谈恋爱太深了,万一有闪失,怎么受得了。我想他一定希望有个和我相爱的人能一直深爱着我,像他那样,永远不会对我失望和放弃我,约束我只是因为太爱我,见不到我会深深的想念我⋯⋯他不知道我居然还抽烟,有时抽的比他还多,知道的话,会暗自担心,会说我,也有可能跟我急,但是我还没遇到让我戒烟的男朋友。

    从家回来10 点,爸爸发信息说“早点休息”,我想起,他刚才看见我,而开启的一个一个话题,我因为纵容自己该死的不开心和烦恼,就懒于回家陪伴他们。我回信息说“咱们三个礼拜日到王府井中国照相馆拍张照片吧”(正想他不会被我吓着吧)回复是“好,明天我和你妈准备一下”,真逗啊,我一下笑了。
     
  • 抓到了

    2006-11-08

    Tag:无类

    一礼拜的围追堵截,终于抓回了小奶牛,她终于不再是我脑子里的站在16楼顶瑟瑟发抖的、大风天飘摇着的小影子,她变成了我对面臭的不行的小脏脸!

    从taobao定了张原盘,Leonard Cohen的The Future, 一起听,终于轻松了。

     
  • Tag:无类




    我那天买了付新耳环。还买了件外衣。

    我有了耳朵眼后还从来没有带过挂钩的耳环,天冷缺个外衣。

    一天中有了两样叫人开心的东西。可我怎么也不知道小二咪正在离开我,我以为反正我妈在带她输液,很快病就好了,我都不用去看。

    在学校门口从一个不相识的女孩手里,我得到了她,把包她的小蓝手巾也给了我,以后每次找东西看见都想,哈,这是二咪来时的小襁褓!那天她从几个课桌之间的缝儿掉在地上,我赶紧趴下从桌子腿间给抓出来,一看,她一点事儿都没有;我用小蓝手巾包着她回家,给她洗澡,我那时还不懂小奶猫洗澡很危险,可是洗完她一点事儿都没有;还喂她喝牛奶,多危险。

    她来了,大咪就不叫咪咪,改叫大咪了,她叫二咪!他们都来得让我措手不及,我也没给他们取好听的名字。这么说是因为我对她叫二咪一直耿耿于怀,二这个字眼带着股不秀气的感觉。她长大了搬去Mark那,Mark叫她“小二儿”还说“嘿,二,过来”。捡了肥肥和小屎后,她就不是最小的了,又被叫“老二,过来,大老二”⋯⋯

    不管怎么叫她,她其实都是秀气的沉静的,小猫步走过看你一眼、卧着看你一眼,又把头扭回去,小女孩的样子。早我妈就说,还挺酸的,清高的样子林黛玉似的⋯⋯

    带她做完绝育,她醒过来恢复点了,端庄的支起前腿,挺着胸坐在笼子里铺了好几层的小褥子上,我把她抱出来,发现褥子深处夹着不知她什么时候拉的屎,她掩饰的特好,表面整洁的根本想不到里面。她更喜欢看那几个小公猫打闹,只是偶尔才参与一下。但她是唯一能窜上大衣柜的,在上面睡一觉,有时很威严的俯视,公猫在下面看,来回转也上不去。我从来没见过小二咪睡到东倒西歪四脚朝天, 她最喜欢趴在人腿上睡觉了。她吃东西斯文,不会吃起来没够,所以体型匀称,不胖不瘦。真是个自内而外、毫不做作的淑女,是个“婉约派”。养过十四这只猴西西、小大爷似的母猫,就更觉得了。

    对,十四,我后来养的小十四,还有小奶牛、小怪物,肥肥病了,也接他到身边看病了。他们都可爱的不一样,我几乎忘了不在身边的小二咪,离我那么远还特别孤单。

    妈妈说带她回家治病的最后几天,小二咪喜欢和人守着,要不就挣扎着回她的小窝。说她可能记得这里是她第一个家,不认生,大咪没出息,看见二咪病吓的吐了。二咪老是看看大家,又闭上眼睛,不吃不喝,最后结束在我妈的怀里。

    我想像过她是不是在隐蔽的草丛出生、在某个家庭出生,这是我永远都不能知道的。现在我知道,她总之埋在一棵银杏树下了。

    凌晨一点多快两点听见消息,我哭了,我真想他们所有都在我面前。画面是,小奶牛吱吱叫着,肥肥吃着,十四疯着,小怪物躲闪着,小屎和小白打,奔奔儿哭,大咪生着气,小二咪能看着⋯⋯我早就不能了,这不象收集衣服那么简单,这是真的生命,有时忽视他,他就真的离开了,再想珍惜他,再问自己,哎呀,怎么早没能发现她病了呀?回答是:早去哪了。我没和几个人说,我怕听见大家的惊诧,询问,我没心思解说。我就这样自己想她吧。

    那夜坐着,想着,叹着,十四这个皮猴一反常态,莫名其妙趴到人腿上,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。我想,二咪可能是最后回来看我们了吧。